1. <form id='abbbf'></form>

                短缺药价格疯涨,医药领域反垄断发改委出重锤!

                2017-12-23    来源:中国药店        8条评论
                导读: 11月23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明确了实施价格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行为的具体情形,对经营者在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生产、经营、提供服务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价格违法风险予以提示,为评估各类价格行为的合法性提供指引。《指南》的

                11月23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明确了实施价格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行为的具体情形,对经营者在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生产、经营、提供服务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价格违法风险予以提示,为评估各类价格行为的合法性提供指引。

                《指南》的正式出台,明确了原料药和短缺药经营者不可触碰的红线,让一些处在灰色地带的经营行为成为禁区,让原料药、短缺药领域试图钻《反垄断法》空子的违法分子无处遁形。

                常见药和短缺药均上涨

                似乎刚刚进入2017年,药品涨价的新闻便常见诸于各大新闻媒体,相关数据显示,一些连锁药店单个药品的平均涨价幅度已超过20%,涨价的品种涵盖了中药饮片、中成药、化学药等,甚至一些百姓熟悉的低价药也有不同的涨幅。与此同时,一些原料药也出现了价格上涨,甚至是暴涨,被多地列入临床紧缺、短缺药品。

                常见药以红霉素眼药为例,2017年初,山东潍坊、泰安市的很多市民反映,以往几毛钱的红霉素眼膏涨幅非常明显,少的涨至两元多,多的则涨至3元多。而网上搜索后,有几个品牌的红霉素软膏竟然涨至5元。与此同时,同样涨价的还包括小柴胡、阿司匹林、晕车药、复方丹参滴丸等市民常用的一二十种药品,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价格上调。

                药店相关人员层对价格上涨的原因做了如下分析:

                主要是国家对这些药品的工艺要求更加严格;

                再就是原材料等价格上涨;

                纸盒、外包装箱等包装材料以前并没有明确规定,而现在环保总局都要求用环保材料,其成本都比较高;

                还有天气、物流等原因也会对药品价格造成一定的影响。

                厂家对红霉素眼膏价格上涨的原因解释为,主要原因除了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还有必须要做到无菌,机器都是新进的。由于各项要求提高了,药品比以前好了。所以,综合各种因素,药品的价格才会上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除了这些常见药,一些药品由于原料药价格上涨,一些企业的药品生产出现了成本倒挂现象,因此不得不减少甚至放弃这些药品的生产,这便导致了一些药品被多地列入临床紧缺、短缺药品,其市场销售价格也随之暴涨,其中,包括异烟肼片及异烟肼注射液、别嘌醇片、艾司唑仑等。

                据了解,异烟肼片、异烟肼注射液成为紧缺药品后,异烟肼片的销售价格从原来的3元多

                一瓶上涨到59元/瓶、98元/瓶都有,同样规格的异烟肼片售价最高相差近25倍。

                原料药价格垄断是重要原因

                然而,异烟肼等原料药价格疯涨的背后,还有另一层原因即垄断,据相关人士透露,企业通过垄断原料药价格获取暴利,这是行业公开的秘密。翻看以往的报道也会发现短缺药价格上涨的轨迹:别嘌醇片是治疗痛风的常用药物,同时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和国家低价药目录,2014年起出现全国范围内多品牌同时涨价,涨幅一致。艾司唑仑是镇静类药物,被列入低价药品目录的国家二类精神药品,2015年起,多品牌艾司唑仑集体涨价且涨幅一致。涨价的背后就是垄断行为在作祟。

                原料药、短缺药领域试图钻《反垄断法》空子的各种姿势和套路,大致存在以下几种方式:

                01/串谋提价

                由于许多品种的原料药市场上仅有少数的经营者,这些经营者之间通过书面、口头或者些许的意思联络,即可达成提价的垄断协议。心照不宣地实施协调共谋的行为来提高价格。

                02/限产提价

                部分原料药独家生产,通过限制产量和供应,大幅提高价格。企业没有其他货源只能被迫接受提价,制剂价格也水涨船高。

                03/拒绝交易

                部分企业同时拥有原料药和制剂批文,价格放开后制剂价格有了上涨空间,企业于是停止向竞争者供货,原料药仅供自用。

                其实,医药领域垄断行为是近年来一直是国内监管重点,发改委多次也进行多次查处相关涉事企业。比如,2016年,利用市场支配地位串通别嘌醇片涨价的五家企业收到了我国第一张药品领域反垄断罚单;7月份对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天津汉德威药业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高价销售异烟肼原料药以及无正当理由拒绝交易一案依法作出处理决定,对两家公司罚款共计44.39万元。

                对此,相关行业人士也表示了担忧:一些企业获取的暴利超亿元,上述罚款并不足以震慑违规企业,他们认为在对原料药价格垄断企业进行处罚时,其处罚金额应按照企业销售金额的2倍至3倍来计算。此外,在对企业进行处罚后,也要考察其垄断行为是否停止。

                短缺药胡乱涨价将受严管

                11月23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表示将持续调查、评估短缺药品和原料药市场总体竞争状况,加大执法力度,并根据执法实践适时更新与增补《指南》。

                《指南》明确,短缺药品和原料药是指在一定区域内不能正常供应的药品,包括中药材、中药饮片、中成药、抗生素、生化药品、放射性药品、血清、疫苗、血液制品和诊断药品等,及用于生产药物制剂的化学或者天然原料。

                《指南》指出,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其他协同行为,都将被认定为垄断协议,其形式既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默示的,既可以是书面的也可以是口头的,包括但不限于通过邮件、短信、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达成的垄断协议。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指南》对某些药品经营者认为可以规避法律的灰色地带进行了明确,明确经营者不可通过独家交易的行为来垄断市场控制价格;有证据证明经营者通过控制第三方交易人或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实际操控价格,同样涉嫌违反《反垄断法》。

                徐新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涉嫌垄断的企业,反垄断部门将实施不间断监管,对其经营行为定期进行合法性评估。同时强调,反垄断执法的目标不是促进降低或提高价格,而是回复良性竞争的经营秩序,使价格水平反映市场供求、合理回归。

                据悉,国家发改委反垄断部门对短缺药、原料药价格垄断案件的查处,已覆盖山东、重庆、湖北等10多个省(市),涉案原料药包括别嘌醇、异烟肼等多个品种,经济制裁总额约1613万元。

                整理:米兰

                数据微信公众号
                长按上图二维码关注更多信息

                有问题 找 做调研 更专业

                    聚焦最新、最热、最有价值的产业资讯,追踪全球最热行业市场分析,提供最全面实时调研数据,全面提升您个人及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一切尽在数据。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千里眼数据调研网”,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

                全文链接:http://www.azeup.com/news/383827CWEO.html